1. <mark id="01556"><menuitem id="01556"><delect id="01556"></delect></menuitem></mark>
        <strong id="01556"></strong>
      1. <menu id="01556"><rp id="01556"><ruby id="01556"></ruby></rp></menu>
      2. 
        

            1. 首頁
            2. 資訊
            3. 企業
            4. 穿越恒大造車迷霧

            穿越恒大造車迷霧

            中國企業家 陳睿雅

            恒大集團,許家印,恒大,南沙工廠,國能

            這或許是一場造勢勝于銷售意義的新車下線活動。

            2019年6月29日,恒大新能源汽車集團在天津舉行了國能93車型的量產下線儀式。雖然沒有邀請媒體,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也未到場,但恒大方面表示,國能93車型的量產下線“仍具有十足的深層戰略意義”。

            在近一年里,恒大經歷了與FF合作的蜜月與決裂,并大手筆“圍獵”新能源汽車產業鏈,造車之心愈盛。

            據了解,許家印曾多次在內部會議表示,恒大新能源汽車要做到“核心技術必須世界領先、產品品質必須世界一流”。也有公開報道稱,許家印也曾表示,恒大在近五年內不會再涉足其他更大的產業,新能源汽車產業將是恒大產業的龍頭。

            恒大方面對外釋放的信息是,“恒大目前已在研發多款全新車型”“陸續推出覆蓋入門級、中端、高端、超高端等的全系列產品”,目標是“3~5 年成為世界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

            但在這些彰顯著野心與自信的口號背后,恒大汽車也在謹慎保持著與外界的距離。

            媒體視線之外的許家印,到底在如何編織他的汽車夢?

            國能93車型的“使命”

            此次國能93車型的量產下線,只是恒大汽車現階段收購資產與布局的冰山一角。

            據恒大官方通稿,參加此次量產下線儀式的,除了恒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兼總裁夏海鈞、恒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兼恒大國能新能源汽車集團董事長蔣大龍,還有恒大汽車投資或收購的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公司高層,如瑞典科尼賽克董事長、瑞典NEVS總裁、荷蘭e-Traction首席執行官、英國Protean首席執行官等等。

            看起來陣容強大,但恒大坦承,“嚴格講國能93并不能算是恒大的首款車”。

            首先,作為一款基于瑞典薩博(SAAB)鳳凰E平臺及薩博技術打造的純電動車型,國能93車型在今年1月15日恒大收購國能汽車公司之前,已完成研發。據《中國企業家》了解,6月29日下線的國能93車型是基于9-3進行了升級,改善了續航里程,但外型和配置跟9-3一致。

            恒大方面表示,“國能93的意義更多在于驗證薩博整車制造的成熟”。按照恒大的理解,具備了整車制造能力,就具備了造車戰略的根基。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接近基地的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當前的量產下線是試生產,并不連貫,由于工廠現在沒有沖壓,車身是從別的地方運輸過來,再進行組裝的。工廠目前還在待驗收和整改階段,“他不急著生產,一旦開始生產,所有的供應商、配套,都要開始入場,即便停工,也要付錢,占用資源太多”。

            但接近恒大汽車的人士認為,上述說法有邏輯漏洞,因為汽車車身需要開模具,需要很大的工程量,“如果單獨為薩博這個車型開一個模、去做一條生產線的話,什么樣的工廠能提供這種代工?”該人士表示,天津生產基地的四大工藝沖壓、焊接、總裝和涂裝目前已經完工,正在運行。

            實際上,這種驗證早在一年半前就在進行。根據公開信息,國能基于鳳凰新能源汽車平臺開發的第一輛NEVS 9-3電動車早在2017年12月即在天津下線。在活動現場,國能汽車還宣布與滴滴出行等共同組建全球新能源汽車服務公司。一年后,即2018年12月底,公開報道稱,首批500輛NEVS 93已經開始面向政府采購及網約車運營公司交付,預計2019年3月將陸續向個人客戶啟動交付。目前看,隨著國能汽車易主,這一時間表也出現了調整。

            再次驗證整車制造能力之后,恒大對國能93車型的前景似乎頗為樂觀。“盡管國能93并未將恒大手上的所有先進技術完全體現,但作為一款面向普通消費者的經濟車型,有著足夠的競爭力。”

            但要將愿望變為現實,卻沒那么容易。“對于考試來說,0分和99分沒有區別,100分才有意義。”蔣大龍曾在2017年接受媒體采訪時如是表示。

            200億知識開始

            在地產行業步入白銀時代的進程中,恒大正在試圖打造以地產為基礎,文化旅游、健康養生為兩翼,新能源汽車為龍頭的產業布局。其中,恒大健康已于香港上市,在恒大布局汽車產業的過程中,多起交易由恒大健康完成。

            蔚來汽車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斌曾公開表示,一個電動車企業走到量產至少需要200億元。而恒大輕松地完成了這一指標。截至目前,除了整車,從汽車經銷商,到乘用車和商用車的輪轂電機,再到電池,恒大幾乎布局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2018年9月23日,恒大以144.9億元獲得中國第一大經銷商廣匯集團共40.964%股權,成為廣匯集團第二大股東。

            2019年1月,恒大健康以9.3億美元的總價收購國能電動汽車瑞典有限公司51%股權。隨后,恒大健康斥資1.5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1.5億元)入股科尼賽克,另斥資1.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1億元)與科尼賽克成立合資項目公司。

            2019年1月,恒大以10.6億元收購了生產三元鋰電池的卡耐新能源58.07%股權。

            在電機方面,2019年3月,恒大以5億元收購泰特機電有限公司70%股份,泰特機電100%持有荷蘭e-Traction公司股份。2019年5月,恒大宣布全資收購英國輪轂電機公司Protean。e-Traction和Protean分別代表的是恒大在商用車輪轂電機和乘用車輪轂電機方面的布局。

            據《中國企業家》估算,恒大在造車方面的總投入已超過246.08億元。其中,恒大此前收購輪轂電機Protean的金額未被公布,因此未被計算在內;而恒大對FF的投資,亦未被計算在內。

            大手筆收購后,恒大面臨挑戰之一,是眾多公司的協同與融合問題。可以清晰地發現,恒大正在對已收購公司進行“恒大化”的改造。

            例如,2018年下半年,新疆廣匯實業集團選舉了新一屆董事會、監事會成員。董事長孫廣信以及三位執行董事留任,原有董事成員均到期辭任,恒大向董事會派駐了5位董事會成員。

            而一位恒大法拉第上海的離職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恒大與FF“分家”、與國能“牽手”后,恒大法拉第上海變更為恒大國能上海,公司轉變為“強管理風格”。例如,恒大國能推出了一套涵蓋七八項管理要求的考試,要求高管閉卷、中低層員工開卷,涉及上班紀律、穿著等問題。目前,恒大國能上海保留了恒大法拉第上海時期的部分職能,如三電、品牌、車輛底盤,將銷售轉移至恒大汽車深圳總部。

            另一方面,恒大也在給予被收購公司高管以機會。2019年5月底,恒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這一位置上不再只有恒大集團總裁夏海鈞一人,原國能汽車董事長蔣大龍成為恒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兼恒大國能新能源汽車集團董事長。

            跑馬圈地背后 

            除了重金買下技術,恒大還在不遺余力地打造汽車制造基地。

            7月初,《中國企業家》記者探訪位于天津濱海新區高新二路的恒大國能新能源汽車公司,從正門向內望,基地似乎已修建完畢,秩序井然。但在生產基地南側,車身制造項目研發中心還布滿著腳手架,車身制造項目研發中心、1#連廊、2#連廊、主門衛室的工程部分尚未完全竣工。

            實際上,天津制造基地、瑞典特羅爾海坦基地、上海制造基地是恒大收購國能之前已經在籌備建設的項目。其中,天津一期計劃年產五萬臺。上述接近制造基地的人士均表示,恒大收購國能后,資金狀況發生變化,天津基地的施工速度明顯加快。

            但天津的產能并不能滿足恒大在汽車領域的野心。從北向南,恒大在獲取地方政府支持、為更大規模的生產基地做準備。

            今年6月,許家印親自率隊,在一周之內,先后出現在廣州南沙和沈陽。恒大汽車方面隨后宣布兩大汽車生產基地建設合作項目。

            其中,恒大將在廣州南沙區投資1600億元,建設新能源汽車整車、新能源電池、電機研發生產三大基地;將在沈陽投資1200億元,將整車研發生產基地落戶沈陽渾南區,輪轂電機研發生產基地及動力電池超級工廠落戶鐵西區。一位沈陽當地的招商人員告訴《中國企業家》,“他們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簽約的時候我們才知道”。

            《中國企業家》還從消息人士處了解到,今年全國“兩會”后,許家印曾率集團高層到訪天津東麗區。東麗區位于天津市中心和濱海新區銜接處,區域位置較好,近年處于城市化和產業升級的轉型期,正在“騰籠換鳳”。此地的中汽研是東麗區的汽車核心,圍繞中汽研已經打造了一條汽車零部件產業鏈。

            該人士表示,當時,恒大方面希望把電池工廠、電機工廠和水世界項目落在東麗區,恒大提出的條件之一,是在工業用地之余,配套一塊較低價格的住宅用地,以便用住宅利潤補貼汽車產業的發展。據該人士了解,該合作未談妥。

            但上述接近恒大汽車的人士表示,恒大在廣州南沙和沈陽獲得的都是工業用地,以恒大的土地儲備量何必繞這么大的彎子去拿地?據恒大2018年財報,恒大的土地儲備達到3.03億平方米,比同期碧桂園的土地儲備多25%。

            與許家印創立恒大相似的是,恒大投身新能源汽車并不是最早的弄潮兒。

            但汽車銷量眼下正步入20余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連續十幾個月下滑,新能源汽車表面上看增長明顯,但基數并不高,2018年全年銷量才125.6萬輛。此外,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正在退坡,2020年就會完全消失。上述沈陽招商人員告訴《中國企業家》,這兩年,各路資本都在搶占新能源汽車產業,現在的產能如果完全達產的話,是千萬級的產量,“但其實我們國家的銷售量才百萬級,相當于有90%的產能是富余的”。

            此外,房地產依賴“高周轉”的商業模型,但汽車產業的節奏是慢的,恒大能不能適應這樣的節奏,同樣面臨挑戰。

            來源:中國企業家

            作者:陳睿雅

            本文地址:http://www.wp266.com/news/qiye/94183

            返回第一電動網首頁 >

            收藏
            59
            • 分享到:
            發表評論
            相關內容
            新聞推薦


            第三方登錄
            小程序

            反饋和建議 在線回復

            您的詢價信息
            已經成功提交我們稍后會聯系您進行報價!

            第一電動網
            Hello world!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夫妻性生活影片 免费在线观看 一级a做爰片